首页频道—正文
写在画家王建中的“称心岁月”个展之际
2019年05月14日 16:16 来源:海外网

画家楚石近影

  挚友楚石兄发来微信,告知五月中旬要办个展,提议让我为其写几句话,我未及思索,便应允了下来。

  理由很简单,我和楚石兄有着共同的雅趣,相识多年,虽一直没有机缘谋面,但内心彼此早已产生了一种共鸣。而我又时常为楚石兄那种为画为艺忘我精神所感动。但当楚石兄把要展出的部分书画作品微信给我展现出来时,我竟然觉得无从下笔,有一种异常为难的感觉。

  楚石兄用了“称心岁月”如题为展,因为职业关系,我过去曾接触过当今全国许多著名书画家,也看到过不少他们的书画作品。久而久之,这种耳熏目染的过程让我对看到的书画作品就有了一种自己独特的见解和欣赏水准。坦诚的讲,楚石兄这次展出的部分书画作品虽无从与那些历史沉淀下来的经典作品相提并论,但不可否认,楚石兄完全凭着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凭着对中国传统与经典书画作品的崇尚之情,用一种平常的心态在为人为画。简言之,他是在用一种淡然的心念和阳光的心态饱蘸浓情涂抹人生,故为“称心”。

  正因如此,自然不敢敷衍了事,几天的时间里,一直在用心品读、感悟楚石兄的每一幅作品,以求从中找到能拨动自我心灵感应的那份激情。

  应该承认,从楚石兄书画作品中张扬的娴熟笔墨技法和流淌出来的那种超然脱俗的意境,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无论笔墨、技法,亦或是一草一木,一花一鸟,一石一山,无不彰显着一种高雅飘溢,意气纵横的大家风范。其画风文雅蕴藉,飘逸脱俗,不显张扬,这或许正是他几十余年修炼画外功力的结果吧。

  从画作中可以感觉得到,楚石兄在创作中,尤其注重在自己画作中力求在朴拙中追求灵动,让笔下的各种花草、花鸟都生趣盎然,缘物寄情。也正是这种灵秀雅逸,生机活力,题材多变,显示了楚石兄绘画才情的卓越。他的近乎每一幅作品都张扬着一种生命的灵性,构图的巧妙,以及平中见奇的美学理念,总能让人得到一种心灵的慰藉。

  细细品读楚石兄的作品,更多的是他对生的活一种感悟,以及对人生的一种自我的诠释。他时常会在作品完成后,附有感悟与自我灵魂的共鸣。在他刚刚创作完成的《鱼石图》中,你可以读到这样一段文字:“当最后的路被荒草湮没,脚印记录下的荒诞和真诚都可以忽略,我的身体已变成了蓄满潮水的湖泊。其间有无数的鱼和水草,平衡分布、安家置业、快活游荡,以想要的姿态,笃定寒暑,来禁锢这一生的方圆、对错和平安。是的,我听得见低语,连同胆怯的片段,直到被月光照亮后,鱼们上浮的样子。那一年,望向我的时候,我记得是春天,有浅粉色的明媚,有淡蓝而悠长的伤痕……”

  还有,“想象的高山流水是随性的,忽而云上,忽而平川,抗拒或认同,我们都穿梭了经年,终抵不过一场雨水的羁绊,一旦风止,便是无穷无尽的烂漫春山。芭蕉惹雨明月潮生,走不完的扬州路,念不够的枫桥夜,寻一处杏花村酒肆,也顽劣也任性,不闻曲高和寡的圣贤书,只恋活色生香的人世间。青衣环佩玲珑,琴瑟悠扬该当和鸣,就随了你,归隐山川寄余生”。

  等等之多,如此感悟至深,亦诗亦画,无一不是他对生命的一种高度解读与自我的剖析,他崇尚八大,在他的许多作品中,或多或少总能让人品读到八大的那种独特的生命智慧和隐藏在作品中的丰富的思想。

  纵观楚石兄的作品,已经不在是那种雅俗共赏的通类,而是注重在笔墨中以“雅”取胜,让笔墨更灵活,更淡雅,更引人注目,随心、随性、随念,在人与自然的交流互感中,体会一种无言之美。

  写到此,不由得想起元代著名画家、诗人、书法家王冕的诗作《墨梅》——“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亦是如此,本来是说随便写点什么,可好的物美自然免不了要用些赞美之词夸上几句。可又知楚石兄的秉性,不喜人夸,而实质是“无须人夸颜色好,自有清气满乾坤”,所以就此止笔为好。

  岁月称心人称心,亦师亦友一世情;笔墨常落称心处,无言之美涂丹青。

  以此与楚石兄共勉!再叙来日!(李旭昊)

  楚石:原名王建中,一九六四年出生,安徽池州人。儿时随世叔方文章先生学习书画,现为安徽省美协会员,池州市青年美协副主席,九华山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自由画家。

编辑:沙见龙